当前位置:www.602.net > 动漫动画 > 日光之下,里的世界

日光之下,里的世界

文章作者:动漫动画 上传时间:2019-11-10

昨晚一直在看《虫师》。严格来说似乎并不是为小孩子准备的卡通。画面太静谧,音乐也太空灵,至于故事,沉默的虫师一路行走,遇到不同的虫和人类。没有很多情节,结尾也大都有点晦涩,安静的开始,悠然结束,并且本身剧中“虫”的概念就非常缥缈,它们居住在最靠近自然心脏的地方,以一种奇特的生命状态存在着。人类和虫,处在同一个世界,相互影响,却又彼此都有着独自的平衡。非常之神奇。

很早就听说了《虫师》,直到最近才点开来看,然后便停不下来,三天之内结束了第一季。看完的瞬间,怅然若失,觉得自己进度太快了点。

《睑之光》一集的最后,银古闭上第二层眼睑,周围渐渐黑暗,而他的背后,流动着满是生命的光之河。它如此美丽,美丽到让人要屏住呼吸才敢继续靠近,美丽到让人心甘情愿放弃自己双眼。

《虫师》里的世界,神秘又自然,明明讲的都是些闻所未闻的故事,却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到自己,想到自己所处的这个世界。

而《柔软的角》,被茫茫的大雪和那句“好听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所震动,怔怔坐了很久,看银古在雪中渐行渐远。

看完不禁感慨,这世界上有太多事,远在人类的控制之外,很多东西,人类甚至无力感知。比如“虫”。

始终只是淡淡的故事,似乎自有深意,但又只是点到为止。屡屡觉得自己被某种感觉打动,却抓不住它。作者如同银发单眼的虫师银古,只是单纯游历,讲述,不抱任何偏见与感想。人类与虫,以一种奇妙的关系同处于这个自然,有各自的法则,偶有交集,亦只有过程,没有对错。

按照主人公银古的解释,虫是最接近生命本源的一种物质。而看上去进化得更为高级的人类,在这里却完全无法拥有高其他生物一等的优越感。离生命本源最远的人类,在《虫师》里要面对虫所带来的各种不适,然而,任何不适都能有最终的解决方法吗?

虫在自然界中遍布,有的朝生暮死,有的沿着记忆进入大海死亡,有的只是为了漂流而漂流,它们没有知觉,却最接近自然本体。而人类在这相遇中表现出来的贪嗔悲喜或者种种欲念,也突然变成一种本能样的反应,又或者,只是作为一种种族的符号而已。

左手有特异功能的男孩,最后见到了自己的奶奶,而奶奶却只能以虫的形态生存;因为虫的缘故而总令自己噩梦变成现实的男子,终于脱离了梦的控制,却因为无法挽回逝去的生命,而选择把刀刺向自己;肩负重任的女孩儿,辛苦记录虫的故事,腿上虫的印记却依然没有消退;阴火虽然在虫师的努力之下渐渐远离,每个冬天来临的时候,人们却依然要警惕虫的再次到来……

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岂有一件事情人能指着说,这是新的。哪知,在我们以前的世代,早已有了。已过的世代,无人纪念;将来的世代,后来的人也不纪念。

平常故事里面的美好结局,《虫师》却未向我们提供,总是留下一个淡淡的结尾,没有悲怆,没有皆大欢喜。银古依然如故,独自一人踏上旅途,与各种见过或未见过的虫相遇,经历一些人,经历一段故事。

本文由www.602.net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日光之下,里的世界

关键词: www.602.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