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602.net > 动漫动画 > 献给火影,火影忍者影视批评三部曲

献给火影,火影忍者影视批评三部曲

文章作者:动漫动画 上传时间:2019-08-10

第一篇:疾风迅雨无处安放
By 但愿

今天刷到微博上央视发的一条关于“火影忍者”完结的新闻,猛的想到过了快一个星期了我还未敲击键盘写出一篇关于这个我爱了10年的动漫的文章。
     10年,从初中到高中到大学再到现在工作,人生有几个10年,又有几个东西能让自己如此疯狂如此的快乐,万千思绪决定还是写下来不然对不起自己10年的爱。
     第一次看到火影是在初一的时候电视有了点歌台某天看到了鸣人被牙打的很惨的中忍考试那一幕,里面出现的忍术一下就把我迷住了,然后我就开始经常守着电视点歌台,之后看到了鸣人变成佐助“色诱”小樱还有佐助的中忍考试还有我爱罗对小李超多的炫酷忍术看的我热血澎湃感觉快疯了一样,我看入迷的一个标志就是恨不得自己是那世界里的忍者会忍术能在水面行走在树上奔跑。痴迷的同时我也得到了这部动漫的名字“火影”,动漫的男主角鸣人、漩涡鸣人九尾的人柱力,那位酷酷的冷冷的少年叫佐助,以前我想如果是忍者的话一定要佐助的忍术佐助的衣服佐助的眼睛。
初中的铅笔盒贴纸都是火影,看到别人有火影的笔记本就兴奋到不行自己也超级想买一本,打工的第一份工资买了一本火影的漫画书,跟朋友们聊天聊到火影的话题就根本停不下来,在高中还认识了同样喜欢火影的好朋友。到了大学从第一集全部重新开始看火影,入学时候的社团还因为看到动漫社的人穿着鸣人的衣服而加入,然后微博每天都会刷火影还加了一个火影的群认识了更多的人。
当然我也有对火影冷淡的时候就是在感觉没完没了的原创动画于是开始看漫画,漫画的进展比动画快的多有的只有停刊,然后开始每周的等待,看完漫画到微博看他们的评论,意见不合的与他们吵一下,共同观点的可以聊很久,还知道了原来有CP一次,有衍生出来的佐鸣党各种CP党,看那些精致的COS,遇到不好的剧情发展发发牢骚然后继续欢喜的看。
      火影终究是完结了,比柯南还要快完结,舍不得呀怎么能舍得。整整700话,15年的时间岸本描绘了一个绚丽多彩的忍者世界,第700话感谢岸本没有在第699话的时候终结成开放式结局而且在700话的时候让他们的爱情有了圆满的结果。雏田终于成为鸣人的妻子有了两个可爱的孩子,很欣慰这一对,鸣人出现危险或者迷茫的时候雏田都出现在了她的身边佩恩攻入木叶的时候忍者大战的时候,感谢岸本。699话到700话的内容过渡会在剧场版里提到,强烈希望广电引进火影忍者的最后一部剧场版!
     这是我认识火影到现在的感觉,再次感谢岸本大叔让火影有一个圆满的结局,我很喜欢结局,与其是开放式的还不如能够这样圆满了却很多CP党的心愿,鸣人雏田,佐助小樱这样的结局很合理,说佐助从没喜欢过小樱的这很难说的佐助回心转意后温柔的点了小樱的额头他们最后在一起有何不可,雏田小樱都爱了一个人这么久最后和心爱的人在一起这样的结局真的是最好的,感谢岸本齐史,火影完结了他也该好好休息休息了。

2016年10月5日

火影忍者动画在近两天开播刚好14周年,动画也演到了漫画的最后1集,同时10月10日,也是鸣人的生日,这对火影忍者粉丝来说,算是诸多具有“纪念性质”的时日接踵而至。

我对火影忍者最初的印象,是我读高中(2005年)的时候。那时,有一个特别聒噪的朋友,在每周火影更新之后,缠着我给我说书,我一个家里没电脑没钱去网吧的人,就这么硬生生地接受了他三年的火影说书之旅,害的我后面上网补动画和漫画时,总是会不断点快进键。

不过今天这篇文章,要说的重点,不是夸赞和称颂,而是隐秘与现实。

这个隐秘的现实,就是——佐助和鸣人到底是什么感情?以及衍生出来的一系列其他问题。

这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

最政治正确的做法只有一种:二次元圈的专业术语是,圈地自萌。

就是CP粉各自萌各自的配对和先后(这里不提攻受),也不管在剧集里是否和其他人有更明显的交集,或这个人在剧里是否已经婚配。

这么做,当然皆大欢喜,但是没有任何意义。

我是一个腐男。

在最早期的时候,我对腐的基本认知是“以前是热血型和冰山型,现在是热血攻和冰山受。”这个类似段子一样的话,其实也就是我对火影的最基本的认知,攻受不代表爱恋,攻受代表的是两人在交流关系中的主动和被动。很久以前,我在看言情小说时,对主动者都认为是攻,被动者都认为是受,也没管性别差异,左不过就是不同的人拿错了小言故事的台本而已。

所以,在对佐鸣这对关系的认知时,随着我的年岁增长,发生着极为剧烈的变化。

为了公允起见,我专门询问了我年迈(大误!)母亲的意见。

我的母亲是60年生人,现今已是56岁。若是论入二次元圈,她当然算是典型的年迈。在我对整个火影大致情节的描述之后,我的母亲,一个退休的老职工,为了更好地讨论这个问题,便拿出她当年看《离婚律师》和《金婚》的精神,用那退休赋闲的时光,把主线剧情挑着看完了。

这是在2016年的10月。上一次她这么做,还是2006年的时候,10年前。因为我那时特别迷恋《数码宝贝》,她为了更好地教育自己的孩子,所以把《数码宝贝》第一季看了一遍,是和《闲人马大姐》一起看的。

看完之后的10月,她来到我居住的城市,聊起了我一开始问的那个问题:佐助和鸣人到底是什么感情?

以下几乎都来自我母亲的意见描述,由我整理而成。

佐助对鸣人的感情,是不自知的性向上的迷恋。

这个评价是《南方公园》官网上,Cartman对Kyle的关系上的一个官方表达,后面还跟了一句,但从未在剧情中明确提起。

当然,这种迷恋,并非是天生的,而是由同病相怜的童年阴影与长期共同接触的记忆而逐渐产生的。

一般而言,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迷恋(或曰爱情),必须要满足以下三个条件:有相似的生活经历(带来的价值观);有共同的兴趣爱好;有长期生活的记忆。

所以,鸣人对佐助来说,就变成了一种如此的迷恋。而最能详细体现佐助心性的,就是698话的表白,这个表白回应了在很久以前,鸣人对佐助的倾诉。

在我们这种腐群体眼中,这是两个人互相暗恋,但在母亲眼中,鸣人对佐助,其实根本不是佐助对他的那种感情。(许是勾起了她老人家年轻时的风流韵事也未必)

鸣人对佐助的感情,是自知的妄图带血缘的亲人。

按照剧情的描述,对鸣人来说,亲人是比爱人更重要的存在。村里人排斥佐助和排斥鸣人的原因是完全不同的,前者是沿袭了早年的家族纷争的嫌弃,后者则更像是对无法掌控之力量的排斥;前者更像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后者则更像是人与自然的关系。

当然,在这部热血向作品里,两个人都用了“朋友”“羁绊”等这种含混不清的词来表达(尤其是后期这种表述更加露骨和明显),一则是因为少年漫的基本调性,二则是受到腐文化的影响。

实际上,深受这种腐文化影响的人,还有南派三叔。

当然,现在腐的内涵变得越来越广泛,它不仅仅是承担着同性爱的一种视角,更多的则是:Bromance 始终带着人类对亲密感情的追求,浪漫的向往,以及对性别定义的试探。

而说回火影忍者这个故事,表达的情感成分,显得就更为复杂。鸣人对待佐助的感情,是以“羁绊”代替“亲人”这种描述,而佐助对待鸣人的感情,则是以“朋友”代替“迷恋”这种描述,这种微妙的差别,鸣人完全意识不到,而佐助则完全意识到了。

当然,很多腐男腐女(包括我自己),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意识到。

而母亲则看的非常清晰。

在腐文化的发展过程之中,火影忍者的推动作用,居功至伟。

腐文化对原作也有着比较重要的影响,岸本齐史在描述两人的关系时有意无意得往某种无法控制的方向偏移。

那么,鸣人和佐助这种感情的投射来源,究竟是什么?

岸本齐史知晓自己笔下的鸣人佐助两人关系已经逐渐失控,但他还是用了几重隐喻拉回来。

最明显的一重,就是兄弟转世。

而为了加强兄弟转世的特别性,在故事里对真正有血缘关系的兄弟,则进行了非常刻意的描述,这点就不用再去赘述。

相对较弱的一重,则是动画原创的,自来也物语里的“命运天定”。

在自来也的物语里(纲手的梦中梦),鸣人和佐助的童年故事被重写为都是父母皆健全,但两人的命运关键节点,还是和剧情大故事中一模一样。

为什么呢?

在知乎的两个高票答案中,我们或许可以得出一些端倪。

一个问题是:十几年过去了,佐助为何不接受鸣人的义肢,至今独臂? 答主的主要意思是:为了被村子信任,为了不让鸣人在权力争端中两难,为了赎罪,为了和平。佐助不要义肢,某种意义上相当于被三代目封印双手的大蛇丸,一方面舍弃(部分)术降低自己威胁值,另一方面是表明自己赎罪的态度,也表明他不会公开宇智波灭族真相。

另一个问题是:《火影忍者》里有哪些细思恐极的细节?

答主的主要意思是:宇智波美琴通过种种细节和女性的敏感推理玖辛奈即将临盆,将这个消息告诉丈夫宇智波富岳,而身为警务部队队长和宇智波一族族长,他早已代表全族和带土达成协议。在九尾来袭之夜撤空木叶第一线的警卫力量,换取族人全身而退,并争夺战后利益。

在上一个问题里,我们说,这种微妙的差别,鸣人完全意识不到,而佐助则完全意识到了。在某几个故事的真相之外,还有别的真相。这倒是让人想起了黑泽明拍的电影《罗生门》。鸣人(和更多的人)不可能知道,自己的父母死亡的直接原因是佐助的父母导致,那些知晓内情的人,都老死了,或者被灭族了。

第三重,则是看起来像是真的被月读之后的漫画700话及其之后的故事,那让人匪夷所思的婚配结局。

而这个结局,与其说是新时代的故事,倒不如说是为了纠正某些偏差而出现的结局。

对佐助来说,他在698话的表白其实宣告了当时他对鸣人在性向上的彻底放弃,这才有了后来他接受小樱的追求和婚配的选择,既然在这个人身上得不到想要的迷恋,那么退一步便是最理性的选择,这个退一步,当然指的是杀掉鸣人,而费尽全力都不能杀掉,自己也无法战死,次之理性的选择,则是组建家庭,佐助的每一步,都是“完全意识”到之后的选择。

而对于鸣人来说,知道佐助是他的“兄弟转世”,就已经算是一大胜果,若是能让佐助承认自己是他的家人,他自己组建什么家庭,就都无所谓了。反正身边有一个“机械降神”来的迷妹,雏田,组建家庭当然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而新时代的出现,倒是妥协了两人的选择,佐良娜和博人,青梅竹马,两人的结合可以说既满足感情的需求,又满足社会的需求,既满足政治的需求,又满足父辈的需求。

而这种几重隐喻的修正,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火影忍者里佐鸣感情线的极度饱满,在这个基础上,其他人物的分支感情线也相对饱满——以及非感情线——即故事剧情线的极度烂尾。

而新时代故事里两家形婚感异常明显的错愕,则不难解释了。

而母亲在看过火影忍者之后,问我,这个漫画作者是不是有一个一直被拿来比较的兄弟?

我把岸本圣史的情况告诉了母亲。母亲说了一句:难怪他会这么写。

岸本齐史和自己的兄弟岸本圣史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兄弟关系,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而这种多层镜像的隐喻,更像是一种现实生活中无处安放的疾风迅雨,被迫经过重重变体——凝缩、移位、转喻而成一个看似热血鲜活的故事。

就像井野(小樱的对立角色)和佐井(佐助的替代角色)的结合一样,幸福美满,无人问津。

我又为了什么,要写这则影评呢?我也希望经过我的重重隐喻,向过去的某个爱恋时期的自己告别,以及母亲。

第二篇:情感的终焉
By 但愿

2016年10月7日

Part A :佐助篇

昨晚(698话)佐助的泪其实流的比较悲怆,我以为并不是理解,而是死心。

从因果链上看,似乎佐助是完全接收了鸣人的记忆才理解他的,且不说这个设定黑色幽默般的否定了鸣人的所有努力(在忍者军大战的时候鸣人的记忆也是被所有人获得),就算确如此,那佐助为什么流泪呢?因为他理解了鸣人吗?这个追加的细节属于动画原创,看漫画我们知道佐助的长表白表明他一早就理解鸣人,而动画中佐助接收记忆也是在理解之后。

对佐助而言,最好的办法是让鸣人理解他想要的关系(结果变成了他理解了鸣人想要的关系),所以才一次次对【朋友】这个说法非常抗拒,在佐助的眼中,鸣人已经是他家人了,那他还在想要什么呢?

不可说,不能说。

两个人第一次出搏命任务是再不斩之事,白是男性还是女性呢?

不自知的性向上的迷恋,就是让人难以舍弃。

谁先完全理解对方,谁先认输。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鸣人一直就没有接收过佐助的记忆。

你不能完全理解我,那就和我战死沙场吧,我们在死后世界在一起。这个逻辑带土用过,他想和琳在一起,放卡卡西就在生间。

可惜的是,兄弟设定中,阿修罗一族总是要略强于因陀罗,如果大家还记得前两任的对话的话。

【哥哥,住手,我不想伤害你】

【斑,我不想杀了你】

你是说你想杀就能杀得了我吗?是的。

对鸣人来说,也是如此。佐助夺走了鸣人的查克拉之后才能使出千鸟,在双双昏迷后也是鸣人的痛感神经先觉察而带他出死界,清醒的时间也是鸣人略早。

那索性他自己就战死吧,也算是另一个【革命】了吧,鸣人不放手,想办法都要把佐助从死界带回来。

于是传递了超长画卷的映像给佐助……说了半天,我和你的画卷里其他人没啥不同,都是家人,也就是你说的所谓【朋友】。这点佐助早就知道了,你要的是补完那个所有人认同中的一个,而不是要对我有特别感情。

这一点在鸣人的【纲手婆婆,我答应你在当上火影前绝对不死的】里有极为明显的体现,这场和纲手有啥关系?没有,因为她是【家人】。

佐助醒来后想死,却也不行。鸣人说【你必须协助我】佐助说【就算你接受别人也不接受】,后面不要那半只手也是基于封印能力(大蛇丸的双手同理)着想。鸣人的理解基本上还是【这是佐助自己的事我尊重】的浅层认同,并未有想到更深处。从这点看,笨蛋的热情似乎确实也完全不用考虑真正的生活和现实,只需要做个理想主义者就足够了,当然他也完全看不到现实主义者躲在黑暗背后的权衡付出。

所以直到最后,都是佐助理解了鸣人,而不是鸣人理解了佐助。

不要半只手,为的是告诉村里人我把我的力量封印了,你们要信任我;同意小樱,为的是告诉村里人我要回归正常的【夫妻】生活,你们要信任我。

本文由www.602.net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献给火影,火影忍者影视批评三部曲

关键词: www.602.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