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602.net > 动漫动画 > Everybody finds love, in the end.

Everybody finds love, in the end.

文章作者:动漫动画 上传时间:2019-10-13

        记得我刚看完《EVA》最后的结局《真心为你》后,好几天里,我的内心都被最后绫波丽腐烂的脑袋、被分食的二号机,还有碇掐住明日香的脖子所占据,那种黑暗和压抑,让我好几天都情绪低落。

公元2015年,使徒来袭。普通的子弹和导弹根本无法破坏由使徒生成的、用来保护自身的AT力场,而破坏力最大的N2地雷,也无法完全消灭使徒。就在此时,NERV宣布接管战斗。

        这几年,我时不时都会再看《EVA》,原来我自己都很奇怪,我怎么会喜欢一个这么扭曲和绝望的故事。

碇真嗣被NERV作战指挥部部长葛城美里送到了NERV总部,碇真嗣的父亲碇源堂,是NERV的总司令。父子两人已三年未见面了,碇真嗣认为当初是父亲抛弃了他,一直对老碇怀恨在心。但让碇真嗣来NERV的正是碇源堂。

        看到后来,我就释然了。

碇真嗣来到一个沉睡中的巨型机器人面前。碇源堂正透过高高的悬窗,冷漠地看着自己的儿子,一切都如他所计划的进行着。这就是两人时隔三年的首次见面。

        其实啊,抛开那些宗教含义,末日背景,《EVA》不就是一个教导人们释放内心,接受别人的小故事吗?

碇源堂下令启动EVA初号机,指定驾驶员为碇真嗣。碇真嗣觉得自己被戏弄了,他千里迢迢来见这个曾经抛弃了他的父亲,却被要求去驾驶这个庞然大物,难道父亲至始至终都只是将他当做工具么,在不需要的时候就可以弃之不顾,需要的时候就可以完全不顾他的感受任意妄为,之前他还在期待着和父亲见面,还觉得紧张、兴奋,真是可笑啊。

        《EVA》的内核,就是关于人们获得彼此理解,一个孤独的少年与这个他所恐惧的世界和解的故事。

心中的愤怒与悲伤交织着,碇真嗣拒绝去驾驶初号机。碇源堂淡定地叫出了另一位驾驶员,绫波丽,是和碇真嗣同龄(14岁左右)的少女,绫波丽在上次EVA零号机的启动实验中受了伤,护士用移动式病床将她推到现场时,她全身缠满了绷带,站立起来都非常困难。绫波丽答应了司令的命令,但她坐在床边,双腿试探着,想站起来的时候,还是不小心摔倒了。碇真嗣跑过去扶起了绫波丽,他不忍让少女送命,决定去驾驶初号机。除此之外,他感觉已没有别的选择。

         对于人类来说,没有物理意义上和使徒一样强大的A.T立场,人类的A.T立场存在于人与人之间,即“心之壁”,因为内心的隔阂,人与人之间无法相互理解,所以相互逃避,相互伤害,而《EVA》中的角色们,就是“心之壁”最坚硬的那几个人。

首次战斗,碇真嗣无法展开EVA的AT力场,被使徒完虐。他昏迷过去,再次醒来之时,看到的是陌生的天花板,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觉得很迷茫。那也是初号机的首次暴走。

        这里面的人们,每个人都是不开心的。

葛城美里已经28岁了,但看上去依旧年轻,漂亮,碇真嗣出院后,美里怕他孤独,让他和自己同居,他好像也没什么反驳的余地,于是稀里糊涂地就进了“贼窝”,在第三新东京市定居。

        碇真嗣度过了几乎一整个缺乏爱的童年,所以时隔多年后再见到父亲,他渴望得到父亲的认可,但常年的孤独和无人关心已经让他学会保护自己,他有自己的防御型人格:他总是礼貌待人,在任何场合都竭力避免给别人带来麻烦,出了什么问题,总是觉得是自己的错。但同时平行的,就是他总是等待,总是逆来顺受,总是被动,自己无法融入别人的生活,别人也无法走进自己的内心。

葛城美里是第二次冲击的唯一“生还者”,但也因此患了三年的失语症。美里的父亲是科学家,他陷入实验之后无法自拔,抛弃了美里和她的母亲。对于这样的父亲,美里是非常痛恨的,但也是她的父亲,在最后的时候将她放进了保护仓,留下了一条十字项链,让她成了第二次冲击唯一的幸存者。而之后美里来到NERV,指挥EVA对抗使徒,也有着一种报复心理,因为美里知道第二次冲击的一些真相。

      这个时候,他对这个世界的脆弱就暴露无遗。

至于2000年发生的第二次冲击,对外一直宣称的是大质量的陨石冲击南极,由此导致冰川消融,地轴扭曲,海平面大幅上涨,几天内,世界人口锐减二分之一。而对此了解再深入一点的人,知道当年在南极发现了第一使徒“光之巨人”亚当,第二次冲击就是由它造成的,这应该已经很接近真相了,只是少了很多细节。而最深入的真相,估计也只有参加了南极的调查,并在第二次冲击的前一天将实验的资料秘密带回日本的碇源堂知道了。

      而碇的存在,这个总是逃避,总是懦弱,总是不主动的男主角,是我痴迷这部动漫的最主要原因之一。因为在《灌篮高手》《火影忍者》中,鸣人和樱木花道对着天空呐喊的热血代表了我们内心渴望征服世界的小男孩,但碇这个废柴,真正代表了我们肉体上的自己,孤独又脆弱。

日本从此再也没有秋天了,一直处于骄阳肆意的夏天。一次,NERV的基地更新了新的通行证,NERV技术部部长赤木律子将绫波丽的通行证交给碇真嗣,让其转交给绫波丽,当时离碇真嗣第一次战斗已经过去20来天,绫波丽已经出院了。对于那个神秘、冷淡、可爱的绫波丽,碇真嗣应该是有些好感,有些好奇的。

      明日香呢,她是碇的镜子,两个人都要有相似的悲惨童年。而长大后的明日香,与碇不同,她形成了攻击型人格,她总是想成为最耀眼的那个人,让所有人都看着她,内心骄傲,嘴上不饶人,这是她逃避的方式,掩饰自己脆弱的途径,她真的很害怕,害怕失去聚光灯,害怕自己又变成那个没有人爱的小女孩,只能扯着自己坏掉的布娃娃,无助地坐在原地大哭。

当天,他找到了绫波丽的住所,在一个吵闹的工地里,有一栋近乎废弃的居民楼。工地燥热,空气都仿佛变得扭曲,碇真嗣伸手去按绫波丽家的门铃,却发现门铃坏了,他大声喊绫波丽的名字,但里面却没人回应,他试着转了转门的把手,门一推就开,根本没锁。碇真嗣说着打扰了,尽管公寓的地上满是灰尘,他还是脱了鞋。公寓里面却十分阴冷,在没有玻璃的窗户旁边,靠着一张床,而在与床相对的另一端,放着一张桌子,桌上有一缸水,还是满的,玻璃杯紧挨着,倒放在旁边,桌旁的垃圾桶里面有许多带血的绷带。简直不是人住的地方。

       所以明日香和碇真嗣应该是这部动漫里“心之壁”最厚的两个人,但另一个意义上,他们又是两个人最能相互理解的人。

绫波丽对司令言听计从,那天碇真嗣看见她和父亲谈话,绫波丽居然笑了,他父亲也笑了,那时他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情感,或许是不安,或许是嫉妒,他自己也说不清。

       至于葛城美里和加持良治,他们是我长大后看《EVA》最喜欢的一对,他们的故事和情感,也确实需要观众长大才能理解。

训练一天天正常进行着,碇真嗣没有反抗,他像木偶一样地反复练习,那种不上不下的态度,让人生厌,他认为这一切是自己不得不做的。内心的煎熬,面对使徒的恐惧,让他选择了逃避。但他是人类唯一的希望。

        如果说碇和明日香代表了未成年人的孤独和脆弱,那么美里和加持就代表了成年人的心酸和无奈。

其实碇真嗣伤心的是没人理解他的痛苦,他认为他们(那些大人)只是把自己当做工具而已,完全不懂得体谅他。但美里小姐已经不少次为他伤神了,只是他不知道,都只是他认为罢了。“我们都用着自己狭隘的世界观去看这个世界,所以看不见真实,只能看见世界的影子。”这是EVA最后一集里说的,大意如此。

本文由www.602.net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Everybody finds love, in the end.

关键词: www.602.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