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602.net > 动漫动画 > 深草绿的叫嚷,让青春如蔷薇般怒放

深草绿的叫嚷,让青春如蔷薇般怒放

文章作者:动漫动画 上传时间:2019-10-22

“我很好奇!”在浑浑噩噩度日的奉太郎遇见好奇少女千反田爱瑠的那一刻起,他的高中生活就被彻底的染上一抹蔷薇色。因为姐姐的拜托而加入到神山高中古典文学部,自此丰太郎便与“豪农”千反田爱瑠、“数据库”福部里智和“元气少女”伊原摩耶花组成古典文艺部四人组围绕着神山高中解决着一系列事件。故事的开端就被卷入了四十五年前社长神秘失踪,只留下名为“冰菓”的社刊的谜团中。
  京阿尼的强大制作班底齐齐上阵
拥有着动画界金字招牌“京阿尼”的青睐,因《全金属狂潮》而名声大噪的名作家贺东招二担任脚本,精细到动作与肢体语言都富有意味的作画质量以及重量级的声优纷纷加盟让这部冷门小说改变的动画未播先红。在当季略显弱势的四月新番中作为压轴戏登场可谓是博得满满的期待。素有“高质量低产量”风范的京都动画的上一部动画还要追溯到去年四月的“治愈”脱力系动画《日常》。在经过长达六话的无厘头后剧情终于爆发展开,让人欲罢不能。而京都动画也继续了从《凉宫系列》到《Lucky Star》,自《CLANNAD》到《轻音少女》的一路辉煌。这次,京阿尼不玩卖萌了,而是走起了文艺路线。
  早在2003年京都动画就开始了独立作画,主要通过改编角川文库旗下的轻小说及漫画作品闻名。而在2005年的经典KEY社改编作品《Air》以短短12话的内容超级精细的画质秒杀了业界所有动画公司后,京都动画便以其独特地风格与高质量的动画成为了日本最有效益的动画公司,而每一部被京阿尼相中的作品还没有面世就绝对会被冠上金灿灿的光环。十多年的催泪卖萌,的确没有辜负粉丝们的期待。自从去年《冰菓》这部小众文艺推理小说宣布动画化时原作就被翻出来热炒。动画播出后更是有热帖对比原作人物形象和动画中萌妹子的形象反差,于是人人在称赞这部细腻温厚的动画时也不忘感叹京阿尼的萌妹化功夫。
米泽穗信并不是一个有名的作家,它主要擅长写校园青春推理小说。将融汇与生活中的细小事物放大,慢慢投放到生活中然后渐渐感受生活的某些无奈与青春的某些疼痛,而《冰菓》正是这样一部富有浅浅忧郁气质的青春纪行,不啻复杂的案件,难以感怀的心情,晦涩难言的理由以及色彩各异的人生…如今趁着动画的势头这部已经出版了5卷正传2卷短篇的的小说让米泽穗信的文风颇加受人赞赏,而他最为人知的作品也是《冰菓》。
不像京阿尼喜欢提用新人的一贯作风,这次京阿尼请来了近段时间红的大红大紫的中村悠一担任男主角声优的重任,与《银魂》中的“新八君”暂别,阪口大助以肉村基友的形象在《冰菓》中登场,而女主角则是由“律队”佐藤聪美压低嗓子倾情演绎。人气女声优茅野爱衣也在本作中有精彩的表现。不止是四人组的华丽丽CAST,稍稍深入剧情,你就会时不时的发现福山润,森川智之,丰崎爱生,悠木碧,小清水亚美,伊藤加奈惠,小西克幸以及杉田智和这些大牌都在本作中跑起了龙套。由此可见本作的成功真是由经费堆砌起来的啊!
一直都有着神作是建立在经费的基础上这一说法,它有着一定的道理,因为经费的充足至少可以保证作画的质量。而本作的作画与分镜都是良心级别的,绝对不比P.A.WORKS的质量逊色。作画的色彩基调鲜明而有张力,不会过分夸张的沾染浮世绘的气息,也没有毒霸一色的走个性作风。丰太郎原本灰色人生的笔调与向蔷薇色人生的转化是过度的如此自然。对各个人物的内心变化与肢体语言的捕捉十分到位。当剧情朝青春轻快的剧情发展时画面的协调给人以灵动恬静的气息,而当剧情急转直下,在音乐烘托下的凝重与悬疑的气氛足够把人吸进画面的迷雾中。而且各个场景的切换游刃有余,场景之间的衔接均有暗示,多余的场景甚无。每次在谜底揭开时,真想与视觉的配合给人强烈的冲击感,而冰菓的特点正是在将细小的实物放大后所呈现的微微的痛楚,绵延不绝的感怀与无尽的回味。大到场景的铺设小到人物的动静无一不绝妙精致地为本作作画的良心树立了保证。或许你可以不去感怀本作氤氲着的那种静默的惆怅,仅仅去欣赏那精细的画面与跃动的人物色彩就足以品味本作的优质所在。
藏在“冰菓”背后的真相
在本作开播之初,曾有很多人因为过于晦涩的内容表达对本作投以失望的言论,但是随着剧情的发展,主旨渐渐地浮出水面,早已遥不可及的“高中生活”无法不勾起我们的共鸣。本作主角折木丰太郎是一个灰色生活主义者,他从不对任何事情感兴趣,觉得没有必要做的事情就不必去做,看似慵慵懒懒但却拥有者一般人无法企及的“才能”,总是在关键的时刻解决问题,是古典文学社的“力量”。“愚者”千反田爱瑠是一个天然冒失、心地善良且充满好奇心的女孩,外表清秀文静,大小姐出身,乐于帮助别人但也常常把别人牵扯进一些有自己好奇而引发的事件中。伊原摩耶花是一个认真并且有毅力的小个子女生,同时加入了古典文学部和漫画研究部,有着不输给别人的努力与坚持,个性很强,对自己和他人的要求都很严格。福部里智则是对从古代史到近代杂学无所不知的“数据库”,精通很多门类但是一直很在意自己不如丰太郎的事实,并一直在默默地追赶。这样性格迥异的四位少男少女共同交织而成的高中生活注定会引爆出不寻常的色彩,当千反田爱瑠用圆滚滚的大眼睛满怀期待的顶着丰太郎并亮出她那句必杀的“我很好奇!”时,奉太郎的灰色人生就走向了向蔷薇色人生转向的路口。四十五年前同为古典文学部的千反田的舅舅谜样的离开了神山高中只留下了一本名为“冰菓”的社刊。她一直很想找到这件事的始因,从小就深深感受到的舅舅对“冰菓”所倾注的浓浓的情感以及悲恸的心情,那是可以感受但无法捉摸的遗憾。丰太郎的出现使几乎要放弃的千反田重弥希望。而在凡是都是无所谓的庸碌度日的丰太郎看来,千反田的这种对任何事情都时刻保持着热情与好奇心的女孩真的是很难拒绝她的请求。于是便答应帮助她找到有关舅舅的真想。当时丰太郎还不太意识到自己的才能,只是如既往地权当应付般地去处理这件事情,草草得到一个答案—就就是因为不满文化祭的取消而充当英雄人物反抗,最后赢回了文化祭但自己却在时候被开除作为处分。但是事实真的是这样的吗?
回想每个人的高中生活,十几岁的青葱岁月,我们谁不曾稚嫩过虚掷过?或许回想过去的日子会想发笑但是那个时候真的是最惬意最幸福的日子,我们没有一个人不想拥有自己的生活,或许它并不是蔷薇色,但它至少是一个权力,一个可以去描绘美好的权力。而文化祭更是一个将个性与天性发挥到极致的平台,在古板迂腐的控制下,唯有一年一度的文化祭可以给学生最大程度的绘上属于自己人性的斑斓色彩,但是当唯一的那一抹色彩也即将被剥夺的时候愤怒与戾气逐渐淹没了理智与沉静,于是学生们竭力反抗,他们制造了“关谷纯”这个弱势的学生作为假想事件头目,时间结束后关谷纯替代了真正地头目做了替罪羔羊被开除学校。他被作为“英雄”送别,同时他也被永远剥夺了“蔷薇色人生”的权力。一个人的高中生活换来了全校的文化祭,试想公平与否我们不置可否,这对于关谷纯是绝对不公平的,但是在那个连呐喊都只能是无力的悲鸣的环境下他只能任凭弱小的自己被生生的作为祭品抛弃,在他人享受着鲜美果实的时候黯然退场。于是一个“蔷薇色”的人生被生生泼成了死气沉沉的灰色。关谷纯的后果凄惨是可知的,被蒙上一层阴霾的人生即使再坚定不移也终究是被社会淘汰。而他并不能呐喊着嘶喊着命运对自己的不公,只是把自己的绝望与希望寄托在了“冰菓”之上…
Ice cream=I scream.
或许受重重因素的限制他无法大声地尖叫与呐喊,但是他并没有放弃。
我们也是,我们又该如何与自己的命运负隅顽抗呢?
冰菓这一作为线索贯穿全剧的点题还在时时提醒着自己,要改变命运,必须亲手把我好自己的生活,找到自己所期望的方向,并且,永远不要对命运的不公认输!
这一事件的真相大白就像一层涟漪轻轻地漾过我的脑海,当然生活还在继续,新的事件也在不断发生,丰太郎也好像略略感受到了些什么。它拥有着一般人望尘莫及的才能,他可以做到只有他才能够做到的事情,他可以认真地去对待一些需要他的人和事物,只是这一切都没有明晰,奉太郎还在慢慢地感受到差异的诧异和自身行为的变化。但是我们有理由相信奉太郎同学的蔷薇色已经越来越浓了。
“冰菓事件”只是本作的第一个重点事件。在第二个重要事件“愚者的片尾”中由“女帝”入须冬实所邀请所缘起的对《古物废丘杀人事件》这部悬疑电影的完成,奉太郎等人较劲了脑汁,否定了三位“谋士”信心满满的来的结论,而给出了《万人的死角》这一完成品。但最后奉太郎发现从头至尾自己只是被找来创造“那个结局”而不是找出“那个结局”。为了推理而去推理,为了迎合而去做到,为什么推理小说必须重口味?这只是为了去迎合读者的猎奇的欲望?乃至于没有凶手一部推理小说就不能称其为完成品?读者既想满足自己重口味的欲望但也处于矛盾的想看到凶手的出线,于是需要侦探这一角色为混乱的局面埋单,其实万人的死角不止是凶手,隐喻的是每个人物的心情。没有自己的意志,可以被“侦探”随意处置的登场人物,即使找到了凶手他们也不会有任何变化,他们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就可以退场。读者观众在经历了惊心动魄和疑窦丛生的惊悚,真相大白后也只是叫绝离场。娱乐至死,我们只剩无言以对。结合剧中每个人物的特点来看也可以精要的联系在一起。多少人因为期望而被误解?多少人因为苦衷而愿意保持缄默?
第三个重要事件《库特里亚夫卡的排序》中主要讲的是期望与绝望。
令人绝望的距离感会产生期望。
有的人不愿意面对差距,当做没有发生过的拒绝;有的人对差距认输,只是在差距背后默默地轻叹;还有的人认识到差距并且仍然奋力追赶着。我们同样可以折射到自身。我们大多数都是走在差距后面的人,仰视着眼前的沟壑不知所措。
冰菓是这样的一部作品,它总能悄悄地引发事件,迅速地解决事件却又静静的拨开我们的心弦,留下微微的疼痛和久久的怅然若失。
按照动画预定21话的容量,最多可以改编3卷正传,而更多精彩的推理我们只有转战小说去感受冰菓独特的叙事气氛了。
青春是最美好的季节,因为我们还可以疯闹着追赶着固执着度过我们的学生时代,有痛有泪,但痛于泪才是最真实的情感,我们无法控制每日的阴晴圆缺但我们可以亲手创造属于自己的蔷薇色人生。否则过于苦闷遗憾的生活就连灰色的呐喊都显得力不从心。
                                                文/雪霁岚湮

说起高中生活就会想到蔷薇色,说起蔷薇色就会想到高中生活。而对于《冰菓》的主人公折木奉太郎来说,蔷薇色的高中生活是只属于像死党福部里志这样活得潇洒自在的人的——参加社团、学园祭、恋爱,当然最重要的是准备升学。虽然从不承认自己的生活方式很消极,但折木确实是个名副其实的节能主义者。“不必要的事就不做,非做不可的事就尽快解决”是他的人生信条。
折木奉太郎的青春是灰色的。如果不是老姐那封来自印度的越洋信上“加入神山高中古典部吧”的指示,他或许不会邂逅人生中第一抹蔷薇色,也不会遇上节能主义的克星——千反田爱瑠。

节能主义与“我很好奇”
“我很好奇!”大概折木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对这句千反田的标志性语言招架不住吧,哪怕是自小相识的伊原摩耶花的毒舌也没有如此强烈的冲击力。这位留着黑色长直发的豪农家大小姐,拥有一双仿佛能容纳下全世界的未解之谜的紫眸,好奇心max,活力max,热衷于折木所认为的“不必要的事”,真是一点儿也不节能呢。
没错,折木和千反田就是两个极端,一个头脑聪明却懒得浪费精力思考,一个有着无穷无尽的求知欲和好奇心却欠缺一定的才能;一个思维方式比较理性,为人谦卑有礼,一个冲动冒失、不擅长与人打交道。如果从互补的方面来说,他俩或许再也合适不过了吧。
折木奉太郎对千反田一定是一见钟情的吧——从第一句“我很好奇”开始,折木整个灰色的人生都被填满了艳丽的色彩。从千反田被锁活动室之谜到社刊《冰菓》之谜,从班级自制电影结局之谜到学园祭怪盗“十文字”之谜,折木的推理才能只有在千反田面前才会锋芒毕露。即便嘴上不承认,折木想必也是对蔷薇色的青春有所向往的吧。否则,按照折木的节能准则,他怎么可能愿意浪费口舌去为她解决身边一系列的谜团呢?
千反田爱瑠确实是个让人一眼就喜欢上的女孩子呢。明明是大小姐却一点也没有大小姐的架子,和她相处感受到的更多是她的亲切与温柔,连一向待人严苛的伊原摩耶花在千反田面前也能显现出女孩子的味道。她一方面作为古典部的部长能领导一个冷门社团仅有的四名成员开展各种(大多数与古典文学无关的)活动,另一方面也在潜移默化之中改变着折木的节能主义信仰,对折木从信任与依赖转变为渐渐萌生的爱意。
“关于你所放弃的‘经营性的战略眼光’,我来替你掌握,如何?”他俩之间纠结的小情感以折木隐晦的告白收场,为酸甜的青春铺下了无限的可能性,让人回味无穷。

凡人与天才
推理作品中总有一个智商略低于普通观众的“小丑”角色,比如毛利小五郎。配角之所以存在,自然是为了衬托出主角的智慧。福部里志便是这样一个活在折木奉太郎“神推理”阴影下的男二号。他是个不可不扣的推理迷,或者说“Holmesist”更为合适,自然不甘心屈居于折木之下;他对各种偏门冷僻的知识颇有一番了解,却又笑着说出“数据库是无法得出结论的”这种自暴自弃的话。
福部曾经是一个争强好胜的人,执着于很多事情。赢过,也开心过,但仅此而已。他一直都清楚地明白自己只是个平凡的人,就算努力得再多也比不上身边那些绝对的天才。比起失败后的挫折感,福部想要的更多是随心所欲的充实感,于是放弃了执着——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执着于‘不执著’”。
事实上,他在对待感情上也是“福部式”的逃避作风。与倒追自己的摩耶花朝夕相处,怎么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呢?“摩耶花真的很好,没有比她更好的女孩了。”他对折木吐露道。而对于自己眼里“世界上最好的女孩子”,他选择的回应却是逃避。如果福部顺从内心与摩耶花在一起的愿望,他就会重新变回那个执著于胜利的自己。这样勉强的感情,对两个人来说都是伤害。
此外,《冰菓》中还有很多对于凡人和天才的思考。由于涉及到案件的真相,这里就不一一剧透了。

本文由www.602.net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深草绿的叫嚷,让青春如蔷薇般怒放

关键词: www.602.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