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602.net > 动漫动画 > www.602.net新时代的招隐之歌,让青春如蔷薇般绽放

www.602.net新时代的招隐之歌,让青春如蔷薇般绽放

文章作者:动漫动画 上传时间:2019-10-22

冰果作为京都蓄势一年之后的诚意之作,画工配乐都可称为上乘。分镜堪称完美,画面的构图在我看来,每一帧不光富含美学方面的考虑,而且还用最合适的视角配合了故事或者感情的需要。此外,米泽靠着一部算计也多少积聚了一点人气,冰果作为其出道作并连载至今,也多少理应受到一些瞩目。但很可惜的,冰果目前还是一副不温不火的状态,甚至还比不上京都自认为的商业失败作日常。

说起高中生活就会想到蔷薇色,说起蔷薇色就会想到高中生活。而对于《冰菓》的主人公折木奉太郎来说,蔷薇色的高中生活是只属于像死党福部里志这样活得潇洒自在的人的——参加社团、学园祭、恋爱,当然最重要的是准备升学。虽然从不承认自己的生活方式很消极,但折木确实是个名副其实的节能主义者。“不必要的事就不做,非做不可的事就尽快解决”是他的人生信条。
折木奉太郎的青春是灰色的。如果不是老姐那封来自印度的越洋信上“加入神山高中古典部吧”的指示,他或许不会邂逅人生中第一抹蔷薇色,也不会遇上节能主义的克星——千反田爱瑠。

细究这种冷淡背后的原因,现在好动画很多确实无可辩驳,但更重要的是京都自己的定位的失策。冰果靠着“校园推理”这个定位,可能确实在一开始吸引了一些目光,但初看冰果,校园元素无功无过,推理元素又过于小打小闹,难免会让人失望乃至拂袖而去。但事实上,冰果的内涵,哪里是“校园”和“推理”两个滥觞的概念所能承载的呢。

节能主义与“我很好奇”
“我很好奇!”大概折木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对这句千反田的标志性语言招架不住吧,哪怕是自小相识的伊原摩耶花的毒舌也没有如此强烈的冲击力。这位留着黑色长直发的豪农家大小姐,拥有一双仿佛能容纳下全世界的未解之谜的紫眸,好奇心max,活力max,热衷于折木所认为的“不必要的事”,真是一点儿也不节能呢。
没错,折木和千反田就是两个极端,一个头脑聪明却懒得浪费精力思考,一个有着无穷无尽的求知欲和好奇心却欠缺一定的才能;一个思维方式比较理性,为人谦卑有礼,一个冲动冒失、不擅长与人打交道。如果从互补的方面来说,他俩或许再也合适不过了吧。
折木奉太郎对千反田一定是一见钟情的吧——从第一句“我很好奇”开始,折木整个灰色的人生都被填满了艳丽的色彩。从千反田被锁活动室之谜到社刊《冰菓》之谜,从班级自制电影结局之谜到学园祭怪盗“十文字”之谜,折木的推理才能只有在千反田面前才会锋芒毕露。即便嘴上不承认,折木想必也是对蔷薇色的青春有所向往的吧。否则,按照折木的节能准则,他怎么可能愿意浪费口舌去为她解决身边一系列的谜团呢?
千反田爱瑠确实是个让人一眼就喜欢上的女孩子呢。明明是大小姐却一点也没有大小姐的架子,和她相处感受到的更多是她的亲切与温柔,连一向待人严苛的伊原摩耶花在千反田面前也能显现出女孩子的味道。她一方面作为古典部的部长能领导一个冷门社团仅有的四名成员开展各种(大多数与古典文学无关的)活动,另一方面也在潜移默化之中改变着折木的节能主义信仰,对折木从信任与依赖转变为渐渐萌生的爱意。
“关于你所放弃的‘经营性的战略眼光’,我来替你掌握,如何?”他俩之间纠结的小情感以折木隐晦的告白收场,为酸甜的青春铺下了无限的可能性,让人回味无穷。

按照原作的分集,五卷已出其四,冰果的意义已经图穷匕见。可以毫不客气地说,冰果不过是披着校园推理的皮,来对日本新一代进行苦口婆心的说理。从折木这个人“节能主义”的设定以及这个设定的逐渐被推翻,到“冰果”对于上世纪六十年代这个敏感话题进行的管中窥豹的探索,“愚者的片尾”对于各人的意见的展示和调和的过程进行的一个微缩的模拟,“绕远的雏鸟”对于亲情的探讨以及乐观的估计,到目前“库特利亚芙卡的排序”里对于人能力以及使用能力的一种叹息,无不是在兢兢业业地,甚至有点不自量力地想要去劝服日本新一代加入到日本新社会的建设中来。

凡人与天才
推理作品中总有一个智商略低于普通观众的“小丑”角色,比如毛利小五郎。配角之所以存在,自然是为了衬托出主角的智慧。福部里志便是这样一个活在折木奉太郎“神推理”阴影下的男二号。他是个不可不扣的推理迷,或者说“Holmesist”更为合适,自然不甘心屈居于折木之下;他对各种偏门冷僻的知识颇有一番了解,却又笑着说出“数据库是无法得出结论的”这种自暴自弃的话。
福部曾经是一个争强好胜的人,执着于很多事情。赢过,也开心过,但仅此而已。他一直都清楚地明白自己只是个平凡的人,就算努力得再多也比不上身边那些绝对的天才。比起失败后的挫折感,福部想要的更多是随心所欲的充实感,于是放弃了执着——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执着于‘不执著’”。
事实上,他在对待感情上也是“福部式”的逃避作风。与倒追自己的摩耶花朝夕相处,怎么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呢?“摩耶花真的很好,没有比她更好的女孩了。”他对折木吐露道。而对于自己眼里“世界上最好的女孩子”,他选择的回应却是逃避。如果福部顺从内心与摩耶花在一起的愿望,他就会重新变回那个执著于胜利的自己。这样勉强的感情,对两个人来说都是伤害。
此外,《冰菓》中还有很多对于凡人和天才的思考。由于涉及到案件的真相,这里就不一一剧透了。

就举个简单的例子,用冰果这个故事作为全篇的命名和开章,其实是商业上很不明智的一个举动。因为上世纪六十年代,说白了在日本,就跟上世纪八十年代在中国一样,都是让人不愿触及,甚至有点倒胃口的一个话题。当年青年被活活浇灭的一腔热血,所留下的遗患到今日都未必愈合。那时的故事这样讲给下一代,必然在下一代的心中,给那个年代盖上了一层灰色的面纱。特别是在很多人都认为日本新一代特别是宅文化自私懒惰,目光狭窄,与世无争,自暴自弃的时候,跟他们说这件事无异于商业自杀。

艺术与商业
由米泽穗信所著的《古典部》系列小说原作,一直处在一个不温不火的尴尬地位:说它是轻小说,却缺少能让众阿宅会心一笑的卖萌插图;说它是传统推理文学,却缺少命悬一线的紧张感和带入剧情中解谜的成就感。因此作者的写作热情并不高,十年来只完成了五卷的创作。
所幸的是,京都动画对本作品的改编异常出彩——不仅以高超的演出技巧在荧幕上完美重现了小说剧情并使观众不感到沉闷无聊,而且巧妙地突出了第一人称主角折木奉太郎的种种“节能型”萌要素:慵懒的语气、没干劲的死鱼眼、思考时用手指卷头发的小细节、天马行空的脑补幻想……难怪监督武本康弘说他的真爱就是折木奉太郎。除此之外,精致至极的作画、大牌的声优阵容、构思用心的角色私服设计、充满创意的片头片尾也是这部动画在商业上取得成功的重要因素。
《冰菓》虽然在商业价值方面比不上《轻音少女》这种能够引发社会潮流的奇迹,但不失为一部艺术佳作。它对青春生活的美好刻画、对人生的思考和感悟都是独一无二的。片头曲中展现出的折木心境的变化过程,足以概括正片的艺术表现手段。可惜,后《冰菓》时代的京都就开始急功近利,接连不断地推出纯粹为了堆砌卖点而创作的商业性原创动画,即使在商业作中算得上佳作,京都死忠们多少也有些遗憾。

本文由www.602.net发布于动漫动画,转载请注明出处:www.602.net新时代的招隐之歌,让青春如蔷薇般绽放

关键词: www.602.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