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602.net > www.602.net > 【www.602.net】人生不相见

【www.602.net】人生不相见

文章作者:www.602.net 上传时间:2019-11-10

 一
艾尔。帕西诺的气质是独一无二的。这个个头不高,鼻头过大,眼里含着虚空的苍老男人,既没有健硕的躯体给人以安全感,也没有灿烂的笑容予人以亲和力,他那微弱的面部表情后面, 仿佛一汪深不可测的沉湖,一个森罗万象的暗夜。他有一种静静的控制力,本来柔和的线条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诡异,让你在强大的笼罩下屏住呼吸。

幽香却在无边的暗夜里不经意地流泻。失明的艾尔。帕西诺对女人香有特殊的敏锐。这是一种纤细的感觉。“爱是不死的欲望。”杜拉如是说。也许这点残存正透露了这位昔日将军内心深处永不枯竭的暗涌的激流。当曾经的雄心壮志黯然引退,当昔日的风华正茂灰飞湮灭,而心中的热力还不肯褪尽,胸中的烈火还不曾燃尽,便只剩下了对爱情的渴求。这是人最初也是最后的理想,是清晨策马奔腾时欲摘取的芬芳欲滴的玫瑰,也是黄昏断肠天涯时想挽留的如泣如血的残阳。如果,爱情也渴求不到,那么就以色相凑合,如果连色相也无福享受,那么就只好让所有的一切淡成一缕幽香,在暗夜飘荡。

幽香,忧伤,这才是那沉湖里流淌的液体,这才是那暗夜里无处不在的幽灵。忧伤,无奈,脆弱,彷徨,他曾使出浑身解数去反抗,想以次凸现自己的价值,说明自己的重要,证实自己的强大,就象很多血气方刚但缺乏头脑的青年所想所做的那样,但这个洞察世事的老人却无法面对自己内心的空虚,不得不困惑于“为何而战”这样终极式的发问。在没有答案的困惑里,他想以军人化的方式来了结这无趣的人生。

突然一个少年闯入了他的生活。17岁的少年,他的陪伴,他的勤务兵。当这位中校在暮年时分踯躅于人生的十字街头时,这个少年也遭遇了人生的第一道红灯。由于偶然目击了一帮纨绔子弟对拍马屁舍监所做的恶作剧,一道始料未及的难题摆在了他面前:说,还是不说。说,哈佛的金光大道就在眼前,不说,惨遭开除的厄运就在脑后。这个没有亲人,没有朋友的少年必须独力面对这道难题,他所有的彷徨无助都被中校看在眼里。这一老一少,似乎是一组为明显的鲜明对照:少年年轻苍白的面庞在老人沧桑蚀刻的印痕中显得那么稚嫩,少年徘徊不定的举足无措在老人世故精明的评点中显得那么幼稚,少年天性的腼腆在老人不动声色的强大面前显得那么虚弱。

然而, 曾几何时,角色悄悄地易位了。少年看透了老人濒临崩溃边缘的虚弱,千方百计地扭转颓败的局面,老人不知不觉对这少年产生了依靠之情。这是老人对少年特有的依恋。而在另一个层面上,老人发现,在这男孩柔弱的性格里,竟隐藏着一股坚定的力量:良知与正直。这力量支撑着少年始终坚持不自觉的无声的抵抗。抵抗,这一定勾起了老人对年轻时光的回忆。但这是两种迥然不同的抗体。前者宁静却质地坚硬,后者强悍却内里贫乏,这一定在老人的心里掀起了壮阔波澜。风起云涌,改天换地之际,正是曙光在暗夜里的不期而至。少年在听证会上顶住压力,抵抗到底,而老人一番饱含智慧与锋芒的慷慨陈词挽救了少年的命运。两束曾经晦暗的生命之火在交相叠映中点燃了对方。老人被少年的信念所折服,在生命的末尾处奏出了最强音。

幽香又一次袭来,在片的末尾处,老人一如既往地热切探寻,最后的理想又成了最初的理想。当生命的晦暗期已过,当空虚已被信念驱除,生命的热力又焕发出了新光彩。幽香又至,它不再是黄昏时的慰安,而是新生处的激情。追求美好,是我们永恒的宿愿

www.602.net 1

图片来源于网络

岁月在不经意间流走,眨眼间,秋又至。

秋日,夜,湖畔传来阵阵轻轻柔柔音乐,伴随丝丝缕缕缠绵的风填充着整个空间,感觉自己随时都能被吹倒似的虚弱。优美的旋律,婉转的弦音,显得格外地飘逸,使人感觉今生有道不尽的无数感触,无法回避地去漫溯着心灵的长河,寻觅出每一种曾拥有过的情感与之相和,牵动着魂魄伴随这支曲子一起摇曳,一起跌宕,一起融进音符里的倾诉  ... ...  看着略显清冷的街道,心在那一刹恍若颤抖。双手冰凉,却比不上心凉。从外套口袋中掏出香烟,拿着打火机,看着烟头慢慢燃烧。多希望那一点光亮,能够温暖自己。

思念就如同一颗枝繁叶茂的大树,深深的扎根在了心底。那树上的叶,绿绿的、青青的,在清风中摇曳着,在鸟鸣间茂盛着,在红尘中时刻展示着生命的无限。那树上的花,红红的、艳艳的,在月光下绚烂着,在清风中缠绵着,在枝头如万张笑脸般灿烂。那树上的果,甜甜的、香香的,在叶的陪伴下,在花的期望里,守望坚强,渴望浑圆,渴望目光,盼望甜蜜无限。

人生不相见,人生如能不相见,再不会陷入爱的泥潭,尘封的心已然打开,却又将再次面对悲哀,不知道在这尘世的轮回中,能否不说再见。

手儿遮了眼望出去,指间透明,满眼是柔柔的红,似血色浪漫。昏暗的房间刻着你的身影,思念搁浅在伤心边缘,翻开那痛彻心扉的回忆,独自看那曾经上演的悲剧,心,沉向那浩然的深渊。不思量自难忘 ,既然难忘,又何必相忘... ...

时光如梭,岁月流走,树,依旧茂盛如初,可那叶那花那果,却换了模样。思念在时间的长河里不再是痛苦的沉吟,泪落的忧伤,无着的惆怅,这棵高大的树,从春到秋,从冬到夏,不分昼夜的生长着,茂盛着,默默的承受着岁月的雨打风吹,悄悄的仰望着阳光的暴掠而无法躲避,轻轻的把月光披在身上静守一份内心的寂寞。这棵挺拔的树,在渺渺红尘中不再是四季不间断的喧嚣,不再是日夜无眠的痴想,不再是登高缠绵的张狂,这份思念,如缚住叶、缚住花、缚住果的丝丝缕缕的透明的蛛网,任心怎么样的挣扎也不能逃脱,不能放下,不可背离。又如白发老太手中那根没有尽头的捻线,细细的,长长的,漫漫的,悠悠的,前边的在缠绕打结,后边的又随着纺锤一下又一下的旋转一点一点的悄无声息的从指尖抽出,无穷无尽。

www.602.net 2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文由www.602.net发布于www.602.net,转载请注明出处:【www.602.net】人生不相见

关键词: www.602.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