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602.net > www.602.net > James邦德的人性转身,邦德死与生

James邦德的人性转身,邦德死与生

文章作者:www.602.net 上传时间:2019-12-30

无意间在电视里看了这部片子,原本没抱什么期望,因为类似007这种超级英雄肆行无忌的影片我久已不感冒。在理性的年纪依然迷恋于这种幻念,即某个家伙的能力远高于他的低能同类,从而可以独力拯救这个世界,这实在荒谬。面对这样的电影,我大概只会发出尼采式的抱怨:英雄性,太英雄性的。人——永远无法这样,可以全然无视其生理心理的平凡土壤凭空变得超乎寻常的强大。

1、还没认字时,我就看过好几部“铁金刚”。今年他五十,我三十。

所以我本打算姑且看一会儿,只为不想这假期最后的夜晚过早结束。另外说实话其它我也没得选择。

2、系列原有模式闭着眼都能背:“圈圈-暖场-大魔王要征服世界-007领任务领枪领车-喝酒杀人睡姑娘*n-干掉大boss”,虽然简单,但是受用。

然而随着影片逐渐展开,我感觉慢慢被吸引,尽管我甚至不是从头看起,不过好戏却刚刚上演:邦德奉命去皇家赌场执行任务,路遇他的漂亮女会计搭档。两人在火车上展开一番唇枪舌剑的交锋。这次智慧和心理的触碰与试探算交个平手,邦德还略处下风。即使表面镇定,但他似乎失去了以往面对任何对手所保持的深不可测同洞若观火。他不再刀枪不入,在优雅微笑小心包裹下的内心隐秘被悄然撕开了一小角。

3、系列不是不想革新,只是风险很大。89年《杀人执照》想搞搞新意思,boss不仅没冷战气味,而且也从大魔王变成大毒枭,007成了卡拉汉式的热血警探,不再是小煤窑转一圈阿玛尼也一尘不染,结尾灰头土脸差点死掉。改革力度颇大,结果怎样,票房失利——虽然原因不全是革新,但革新受到影响。

邦德片的铁杆粉丝或许会不太喜欢这个新邦德。

www.602.net ,4、感谢布鲁斯南,他带来了007的复兴,但他的几部仍是原模式延续,只是将特质更加极致化,最多是细节上有些变化——比如Die another day里007的开头被俘。极致的结果是007不再像间谍片,倒像科幻片——die another day观后感。

传统邦德是雄性幻想的终极形象,男人中的男人,征服世界,征服女人,同时在这两个战场覆险如夷,全身进退。他的每次出场就是重新完美地演绎这一过程。
因此,无论单枪匹马拯救世界的任务有多么沉重,也丝毫不能减损他同美女谈情说爱的闲情逸致。而无论每次的恋爱如何激烈缠绵,这段感情在邦德的下次出场前也将必定结束,从而为新的冒险和激情腾出空间。

5、克莱格可能是在中国反应最两极的007:讨厌的人讨厌得要死,哪儿找来这么个看起来反一号都轮不上的主儿(还真是,比如门德斯前作《毁灭之路》),个子又矮,跟之前皱个眉都能让大姑娘小媳妇潮吹至天明的布鲁斯南怎么比?

也许吹毛求疵的心理专家会评论说,这个持枪唐璜的每次出场都伴随无数的风流韵事,这种行为只证明邦德是个性成瘾者。或许在童年期受过某种心理创伤,从而成长出缺乏人类普遍温情的畸形心理,所以在邦德身上简直看不到人类真实情感萌动的痕迹,他可以上一秒钟拔枪杀人,下一秒就自如地和女人调情,中间无须任何情绪的转换过渡。而他也不可能真正爱上一个女人,不会也无法接受一种稳固的感情,会不断从一个异性转换到下一个异性,热衷于扮演征服者的角色。事实上,在现实生活里邦德可能是个同被他干掉的恐怖分子一样危险的精神变态者。职业特性使他成了英雄,可这纯属偶然。他工作的真正动因并非维护正义,而是自我确认为上帝。消灭敌手和征服女人都是他对于自我无所不能的疯狂幻想的一种确认。

6、但喜欢的人也喜欢的要死,帅哥当道的时候早结束了,朱时茂这样浓眉大眼的专门叛变革命,世界和平就得靠克莱格这样的tough guy来拯救!去你妹的中产品味!

然而邦德的粉丝们可不会这么认为。
在他们看来,上述指控显然只是出诸阴暗心理的疯狂臆想,邦德无疑是一位完美的英雄。当然,他杀人,但这是他的职业,也是其职责所必需的,他杀的都是十分邪恶的反人类者,他们意图毁灭世界,灭绝人类。所以他们必须被消灭,也无须为杀死他们而感觉任何心理歉疚。并且邦德虽不似成龙般标榜无血腥,但他把活做得干净利落,潇洒智慧,从而很大程度上屏蔽了那令人胃部不适的血腥气。犹如庖丁解牛,邦德把杀人做成了一门充满审美意味的行为艺术。
至于说邦德是逢场作戏,玩弄异性的寡情混蛋则更属错误认识。风流成性于普通人不免是人性弱点,然而这在邦德却是英雄所秉赋的丰沛生命激情无可遏制地向外释放而已。邦德从事着行走于死亡边缘的危险工作,很难想象没有英雄的激情他能够乐此不疲。虽然工作是他生活的中心,但那种炽烈的生命激情会犹如太阳般不求索取地周遍照耀着外部世界。女人们不由自主渴望托庇于这种光芒照耀下的温热,沉醉其中,即使下一刻就会分离至少这一刻是幸福的。实际上,就“性”这一点上来说,邦德从不利用女人。他真诚地面对性爱,每个女人在那一时刻都是他生命中的唯一,他不仅使对方在鱼水之欢中享受到莫大的快乐,而且愿意为保护她而甘犯没身奇险。从这一点来说,没有女人会不从内心里爱他感谢他,会指责他寡情薄意。
    当然,痴情和过分专一也不会是邦德的属性。他的前方道路上有太多下一次任务,下一段激情,下一个未知。想来,与这充满未知的冒险生活激发的巨量肾上腺素相比,爱情带来的快感实在是太有限了。因此,邦德一次次选择离开温柔乡,重新扬帆远航。

7、其实对主角的感觉也折射出对系列近三部作品的印象,克莱格带来的不只是007形象的转变,而且是对系列的重新定义。

邦德犹如从远古时代回归的神话英雄海格立斯。据说海格立斯曾在完成他的某次奇迹时途经一个村庄时,一次就和这村庄里所有年轻女人性交。古希腊人在描述这一事件时的完全是一种惊叹和敬慕的态度,这不仅因为他们对于男女关系的豁达,更在于他们把海格立斯看作半神,而不以普通人性的维度来衡量他的作为。

8、原有模式不再是铁律,关注点不再是一个又一个雷同的神话,而是回归到人,回归到邦德。

邦德同样适用这一法则。他的杀人,他的到处留情都不能以普通人性的维度来衡量。邦德杀人,但并非嗜血,他杀人只是手段,不动声色并非冷酷而是冷静,从中看不见潜意识恶魔的魅影。每次扣动扳机都是一次精确计算成效的行为,既不滥杀,也不存在妇人之仁。性也一样。他在女人战场无往不利。如果说征服女人心是男人的使命,那么邦德堪称男人中的男人;如果轻易就陷入情网的男人会被耻笑为幼稚,那么世上任何男人与邦德相比都只是没长大的孩子。邦德享受爱情,但从不吝情去留,不会被爱情迷惑了判断力。他的一切行为都符合高于人性之上的天道。他是没有人性弱点的,或者说,他不需要通过展示人性弱点来获取粉丝们的好感,他们爱的就是他这神一般的存在。

9、之前那么多集下来,邦德身上除了一堆符号之外,就这个人而言你有什么印象?好色?好酒?除去这样基于符号的刻板印象外,恐怕只剩幽默和忠于职守吧?这几乎是此类型片主角的通用特征,能说点我不知道的吗?

然而马丁坎贝尔却试图颠覆。他小心却是坚决地将邦德从神的地位悄然向人拉近。

10、但自新版《皇家赌场》开始,系列的关注中心由神话回归到邦德自身。除了暖场传统和必备香车美女机关枪元素保留下来,《皇家赌场》几乎打破所有模式,神话让位爱情,情色间谍片成了爱情悲剧,动作元素上也吸收了《谍影重重》系列的特质,邦德也要拳拳到肉,007终于在科幻片的深渊前悬崖勒马。拯救世界?麦德斯·米克尔森几乎连大魔头都算不上好不好!这是一部几乎没有大魔头的007。

于是我们看到了一个脆弱化了的邦德。对手越来越强大狡猾,而他也越来越容易身处险境,沉不住气。他甚至于对这种充满危险的生涯感到了厌倦,希望退休与心爱的女人周游世界。不幸的是,他爱上的却是自己的敌人。神性的邦德已经输了,他出完了底牌,乖乖把自己交缚出去,但对方手中依旧深不可测。

11、《余温之恋》故事上是《皇家赌场》的延续(这在007初期魔鬼党覆灭后是不多见的),在《皇家赌场》这篇007世界里的”苏共二十大报告“出炉后,对修正主义进行一定反拨,不过效果如同它那个不知所云的片名一样糟糕。不只是路线问题,马克·福斯特太差劲了。

粉丝们对此或许会痛心疾首,偶像开始坍塌了。可他们不知道,坎贝尔做这一切的出发点只是为了拯救濒危的邦德,因为邦德已遭遇到他职业生涯以来的最大瓶颈,其影响力正直线下坠。没有弱点可能恰恰是最大的弱点,邦德战无不胜,却无法战胜审美疲劳。现在神一样的邦德在面对可以决定其生死的终极杀手:票房。他的神性可能恰好成为他的阿克琉斯之踵。

12、Skyfall是一个杂糅,既有对近年佳作精华的吸取,又不是简单怀旧:动作元素继续受惠于谍影重重,场景设计与拍摄地的高度结合有点碟中谍系列的味道,反派设置参考了TDK,除了对早期邦德片的致敬,结尾戏码又有《稻草狗》这种七十年代动作片的粗粝和躁动。

邦德必须以人性复归来完成自我的救赎。《皇家赌场》中,我们看到一种试图解构邦德的努力,比如他的爱情免疫力是来自真爱破碎后的幻灭;而他独孤求败般的超能力其实也来自于早年不成熟的日渐积累。我得承认,相比于不可战胜的邦德,我更喜欢的是这一个。

13、开场邦德的受挫虽然die another day也用过,但这部里有个惊人的变化:邦德的失踪带来叙事线的转变。邦德不再是顶天立地的唯一视角,甚至有一段时间他是消失的。M被提升到二号角色的位置。这是以往邦德片中从未有过的——邦德片只能有一个大符号和一堆小符号——连邦女郎和大魔王都未曾享受过的待遇。

笛卡儿说过:除了征服自己,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别无其它使命。战胜自我是困难的,对于邦德来说,克服自我的神性就更其困难。因为无人知晓这一转变的结果究竟会是什么,成功抑或自我毁灭,这注定了他的转变是谨慎而迟疑的。因此,《皇家赌场》是作为邦德的早年经历呈现的,目的是在尽可能不破坏邦德神话地位的基础上试图阐释其人性的一面。这种阐释是小心翼翼的,很多地方只写了个引子,留下大量谜团给后人以探索的空间,比如,他可能经历的灰暗童年。也许,未来我们会看到一个被内心复杂感情包围的人性化的邦德,或许他也需要一个可以不时去咨询的心理医生。或许那个时候,邦德的一切秘密都将大白天下,他将真正走下神坛。

14、再看反派设计,除了杀人执照里相对最无害的大毒枭之外,反派无非两种:1、个人主义野心家;2、冷战背景下的野心家。席尔瓦一开始或许会被归类进类型1,但随着剧情深入才发现,这里无关国家大事,其实都是私情——席尔瓦是个灵肉受伤的复仇者,而已。

而现在,他不过是在朝着人性的方向微微转身而已。

15、为什么以上两条要如此设计?因为这部不仅不打算延续既有神话,而且不满足于仅仅写点邦德心路历程——这充其量只是基于系列积淀之上的一点bonus——他的目标是想学着TDK那样说点事儿?太深入,太人性的,没法说,这里就说说间谍自己的事儿——后冷战时代间谍的尴尬处境:如何在被抛弃与继续忠于职守间找到位置。

16、其实讲这个,还是没什么意思,为什么我要关心这些?那么加一个字,间谍”片“。

17、冷战结束了,这块比战争更适合间谍片成长的土壤一下子贫瘠了。在白宫都已经被炸过无数遍的银幕上,邦德的敌人是谁?这个时代的银幕荧屏英雄不再是风度翩翩永远正义的占士邦,而是更加草根和内心矛盾的包智杰。

本文由www.602.net发布于www.602.net,转载请注明出处:James邦德的人性转身,邦德死与生

关键词: www.602.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