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602.net > www.602.net > 迟来的公道是否同样爱抚,意想不到

迟来的公道是否同样爱抚,意想不到

文章作者:www.602.net 上传时间:2019-08-03

法律、权力,从来都没有错,只看是在谁的手中。
现在,我们已经能通过网络看到这部辩护人,我想我们就能期待,终有一天,我们的电影人也能敢写敢拍敢放这种电影。以前有鲁迅先生弃医从文,可见,国民性是一种无穷的力量,是能不断推动我们的国家越来越强大的力量。

刚入学的时候,我们和本科生一样进行了人性本善还是恶的辩论。也许这是所有法科学生都要进行的吧。
当时,我认为人性是善的,只是偶出陋行,所以我们需要法律予以规制。
现在,在越来越多的黑暗曝光于世,在善良诚实之名被屡屡污染时,我想,也许人性是恶的,所以需要法律扼制这份恶,逼着人向善。

我以为这会是一场成功的辩护,当事人无罪释放,正义得到伸张。但是当我看到最后的时候,不得不嘲笑自己的固定思维和渺小。

这部电影很早以前就知道,听各种人推荐过,看过它在豆瓣上高高的评分,但是我就是迟迟没有下决心去看过。直到今天,朋友和我聊起《告白》,问我有没有看过《熔炉》,这才被逼着打开了电影。
我并不会写影评。影片中的意向、光影、背景音,要怎么评论才恰到好处,我不知道。促使我打开评论页面的,只是从电影开始到结束,直至我去寻找背景事件,这连续的、令人窒息的无力感。
朋友说,电影没有现实那么残酷。我看见微信上的信息时就在想,已经晦暗成这样了,电影难道不是会夸张现实,百倍的残酷表现给你看吗?在现实面前,我还是太天真了。
www.602.net ,现实是寻求正义的人或遭暗杀或患癌症,是实施犯罪的人重新冠以教师之名。
影片里,庭审部分占了很大篇幅。如果认真研究的话,会发现庭审阶段的各个部分都没有违规,法官制止说话的徐干事没有错,配备了手语翻译师也没有错,也尊重了证人的话,也充分允许了质证行为。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从头到尾正义的庭审程序,却还是换来了非正义的结果。
获得缓刑的宵小在庆祝时说着“正义终将获得胜利”时,是本片最讽刺的地方。
努力寻求正义的人,在圣洁的法庭上哭泣,在黑色的雨夜死去,在高压水枪下无力的喊。

20多年的成长,已经磨砺到我对生活有了两面派:相信电影里的happy ending,却不再轻易相信现实里的邪不压正;相信影视化的完美爱情、友情,却不再轻易相信身边会有这样刻骨铭心的感情;相信戏剧里的梦想可以照进现实,却不再轻易相信努力会战胜权势。如果现在有一个人,告诉我,你奋斗吧你努力吧,你最后肯定能超越那些富二代、官二代各种二代而成为佼佼者,我肯定觉得他疯了。不是说努力错了,每一个成功的人都经过努力,所以看各种访问才会给我一种励志的错觉,只要尽全力就一定会成功,呵呵,可是现实就那么一次次的打脸:不是每一次努力都能换来成功的,你要经得起岁月的蹉跎和生活无情的压迫,不是说梦想有错,不是说梦想不美,只是,很多人,都最后在柴米油盐在吃不饱肚子中不得不对梦想妥协。我敬佩那少数让梦想开花的人,不是因为他们的努力让我动容,是他们曾经放弃的那些东西让我觉得敬佩。

一方面,我们被教授程序公正比实体公正更重要,所以有一事不再罚,所以要重视对各种证据获取、保存的正当性,所以法律不溯及过往的犯罪,因为这是我们希望通过立法惩罚犯罪所必须付出的代价。另一方面,是权利和金钱撬开了法律的大门,是无论实体还是程序都无法获得的公正,是正义笼罩着一层迷雾,嘲笑着我们所谓的“制定法律的代价”。
说到迟来的正义,最近我在看《冤案如何发生》,是讲述美国一些司法不公案件,存在证据不足、不当或是证人证言虚假、专家证词不合理等情况仍被定罪,最后被判以死刑或者终身监禁的结果。书的作者是俄亥俄州的前检察长,在参与了第一次对错案的纠错后,投身于这一件事中。他和他的妻子帮助过的人,因为这些错案,多数都已坐了不下十年的牢。虽然最后他们被以无罪开释撤销指控,一些也得到了几十万美金的国家赔偿,但是当十几年的时间虚度于监狱之中,甚至一些人付出生命的代价时,我们无法义正言辞的说,虽然正义来的晚了,但是它毕竟还是到了。
我认为,这样的“正义”,配不上正义之名。

说远了,这部电影的结局,真的让我有一种“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感觉,现实不就是如此么?你怕昧着良心所以勇敢的出来作证了,结果被扣上了逃兵的帽子,都来不及悲愤就被拖走了;你拿着你引以为傲的法律字字珠玑得敲打着法官、检察官、施暴警察的头,可结果你依然改变不了那个权力大过天的局势;你以为发动了外媒就能让正义得以伸张,可结果再一次证明你还是太天真了。
历史的每一次推进,从来都是血肉模糊的,从来没有干干净净的建立起来的新政权。而最有价值的牺牲,大概就是唤起了一部分人的爱国心,不对,与其说是爱国心,不如说是对理想国度的热切,对绝对正义的向往。

电影上映之后,韩国上下都无比重视,通过了又名“熔炉法”的性侵修正案。但是在光州那所学校发生的事,所造成的伤害,却是永远都弥补不了的。法律的制定、修改,只能警示或阻止后来的犯罪,但是对于之前的暴行,法律却无能为力。因为我们认为法律不能溯及过去的罪行。
作为一名法律学习者,我在接触并学习法律这两年时间里,越发认为法律所能做的的确有限。
媒体不断揭开世界的黑暗一角,即使不想,你也会收到各种新闻的推送,这里有儿童性侵,那里有司法冤案,不公的事多到你关注不来,今天的不平明天就被新的不平所代替。法律的力量似乎一点都起不了作用。
去年上刑法时,似乎也是社会上一些事闹得沸沸扬扬,课间的时候我问了老师,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些事,为什么法律不能制裁所有犯罪的人,为什么黑暗的面那么多。刑法老师是一位慈祥的老太太,她摸着我的头说,也许社会有很多不好的事,也许犯罪多到我们都没有办法,但是你要相信法律的力量,因为如果你们学法律的人都不相信,那些不知法的人就更不会相信了。
但是也正是这位老师,在讲授“正当性”时介绍了赵作海案,特别痛心的说,正义,如果是迟到的正义,那就不能再称之为正义了。

本文由www.602.net发布于www.602.net,转载请注明出处:迟来的公道是否同样爱抚,意想不到

关键词: www.602.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