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602.net > www.602.net > 江歌刘鑫案,一些醒来罢了

江歌刘鑫案,一些醒来罢了

文章作者:www.602.net 上传时间:2019-08-03

“历史也许会以进两步、退一步的方式螺旋式前进,某代人可能会在那倒退的一步中度过倒霉的一生,但我相信在所有的专制者中,时间是最专制的那一个。很多时候,人类一不小心误会了自己,把自己想象得太过聪明,或者不够聪明,而时间总是不徐不疾地将误会澄清。”——刘瑜

江歌刘鑫案风波已经一周了,看着文章中的一起一落,从最开始的义愤填膺到现在的又为刘鑫发声,我是义愤填膺中的一员。

“今天你可以失去获得它的权利,明天你同样会失去更多的权利。中国现在这种状况不是偶然造成的,而是长期温水煮青蛙的结果,大家会觉得农民的土地被侵占了与我何干?火车不开发票偷漏税与我何干?别人的房屋被强拆与我何干?有一天,这些事情或许就会落在你的身上!”
“能独立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却不傲慢,对政治表示服从,却不卑躬屈膝。能积极地参与国家政策,看到弱者知道同情,看到邪恶知道愤怒,这才算是一个真正的公民。”
“权利是用来伸张的,否则权利只是一张纸!”
“无声就是默许。”——郝劲松

这个社会有法律也有道德,法律需要警察去维护,而社会道德就需要我们这些公民去维护。我们会发声,说明这个社会还有善良,我们不能蒙蔽自己的双眼去保护刘鑫。做错了就应该受到舆论的谴责,所有的事情有因就会有果,当她不打开门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会受到会受到良心的谴责。毕竟善良仍在,公理仍在。

在美国波士顿犹太人屠杀纪念碑上,铭刻著德国新教牧师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留下的短诗。“在德国,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接著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後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此後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是新教教徒;最後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我们是在逼刘鑫,逼她知道善良在我们心中。我们不是法律的执行者,但我们必须做道德的执行者。你不为这个社会公德发声,我也不发声,那这个社会该有多冷漠。多无情啊,会有人说我不发声是为了保护刘鑫,让她免受道德压力,但是我们想过吗,如果我们不发声,这个世界对江歌的母亲会是多么的冷漠。

本文由www.602.net发布于www.602.net,转载请注明出处:江歌刘鑫案,一些醒来罢了

关键词: www.602.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