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602.net > www.602.net > 当遗忘成为一种习惯,直白并不代表深刻

当遗忘成为一种习惯,直白并不代表深刻

文章作者:www.602.net 上传时间:2019-08-24

当遗忘成为一种习惯
——观《辩护人》有感
实话说,一开始我是想写一篇高大上的影评。
我第一次看这部电影是在半夜 ,这不是在抒情或者渲染,而是在阐述。因为睡不着,或是桌子上的花生未吃完,亦或是因为电影的主角扮演者是我中意的演员,我打开了这部电影,而看完之后,依旧是睡不着,所以可以放心,这并不是一部可以让人昏昏欲睡的电影。
我对韩国电影着实是看的不多,但《辩护人》是我看过最好的一部,而这“最好”却不仅局限于韩国电影这一类目下。
当你看到一部好电影,你总想和人去分享,所以我打算写一篇高大上的影评,让别人看看我的高见与评论,在此之前,我去看了许多关于这部电影的影评,很有意思,很少看见天朝的网民如此的文明,也许是因为主角宋康昊长得着实一般的原因。
不过看了一些影评后,我觉得自己还是写一篇观后感好了,我并不想和大家分享太多关于这部电影的内容或者背景,至于原因也在这部电影中。我只想让接下来去看这部电影的人,纯粹的去看,至于那些我们听了只会觉得不明觉厉的东西,还是等看完之后自己去体会。
影片中,男主角的名字叫宋佑硕,他的职业是一名高中学历当过民工的律师。
影片的内容很简单,前半部分是一个只有高中学历,当着民工的男人,因为自己刚刚出世的儿子,发奋学法律,成为一名律师的故事,而且还找到了一个契机,成为了一个收入不错的律师在。
在这前半部分中,已经是让我动容。一部分是因为当中确实有感人的一部分,另一部分是不解,对这个片子用近半篇幅的时间来描述一个小人物勉强算励志故事的不解,而且似乎镜头里的宋佑硕,并没有想象中那般可以鼓励到人,而这影片半部分到后半部分的转折,却是因为一个当了记者,宋佑硕的老同窗的出现。
“就算你们忙着挣钱,也要这个社会变成什么样了。”
一句话,加上电视机中那示威事件的基调,这仿佛在告诉观众,这部电影开始进入了另一个世界,前面这个小人物的描写,就像在砌砖块,当开始贴瓷砖,这个巍丽的世界慢慢浮现在我们面前,我们这时的心情不是惊愕,而是震撼。
《辩护人》的后半部分,讲的是这个叫宋佑硕的小律师,卷入一场甚至可以说是与当时整个国家权利机构为敌的官司中,而且这背后还有无数已经麻木了的国民,在这阵阵吵杂的劝告威胁声,哭闹叱呵声中,宋佑硕心中破茧而出的却是民主二字。
这部影片里,除了主角,还有两个人是让我印象深刻的,一个就是前面提过的,宋佑硕的老同窗,那个记者。
他告诉宋佑硕,在所有的事情中,最不能相信的就是电视报纸中的事,宋佑硕是这样回应的,这些信不过,难道要相信那些街坊女人议论八卦的事?到了这个情节,其实影片已经到了一个将近转折的点了,这也是宋佑硕小角色思想最后,也是最淋漓尽致的体现。
这个记者在和宋佑硕争吵时提到,那些说真话的记者早就被炒鱿鱼了,而当宋佑硕反问他问什么还没有被炒鱿鱼时,他承认自己就是这般不中用时的悲怆,着实让我有些似曾相识。
“但是我不瞎。”这一句从他口中说出,其实他就成了那个时代,尚未迷失的人的代表,但是却只是湮没在已经习惯了遗忘民主的国民当中,无可奈何的那帮人。
另一个,就是那个叫做镇宇的年轻人,他就是宋佑硕所辩护的“赤色分子”当中的一个,这个人也是那个时代新一批有思想有主张的人,开始对这个世界觉得不对劲的代表。
而他对宋佑硕说的一段话,也成了这部影片出彩的台词:“石头再硬,也是死的。鸡蛋再脆,也是活的。总有一天鸡蛋会孵化走过石头。”这段话是对宋佑硕口中“以卵击石”的回应。
如果细心去看这部影片,其实里面每一个出现的人物,都有他存在的意义,每一个浓墨重彩的人物,都是那个时候,其中一类的人代表,或助纣为虐,或幡然醒悟,或强权镇压,或逆来顺受。
这是在询问我们,当我们遇见明知道不可战胜的东西,是否愿意豁出一切?
这是在询问我们,当我们发现被人关在笼子里,是否宁愿忍受鞭子的鞭挞,也要攥紧敌人的衣领?
看到最后,那些以往都在嘲笑宋佑硕的律师们,一个个都在宋佑硕背后站起来,猛地我似乎明白了什么,而这时,眼眶却已是不由自主地红润了。
有人会疑问,你讲了这么久,都没有告诉我们这部影片讲的民主到底是什么。
其实所有人都知道什么是民主,而其实被人禁锢,失去自由,失去民主,并不是那般可怕,可怕的是,我们甚至遗忘了民主,自由,权利到底是什么,慢慢地把压迫当做自然,把忍耐当做本能,把遗忘当做习惯。
这个时候,一切都已经变成理所当然。

《辩护人》开头的一句“本电影以真实人物为背景,但内容为虚构”道出了电影与历史之间的暧昧关系。导演知道稍微有点历史知识的人都会明白《辩护人》中的主角宋佑硕的原型是韩国已故前总统卢武铉,而影片中表现的事件是釜林事件。

但《辩护人》只是借用了这些东西,实际上另起炉灶,把这些人物和事件塞进了类型片的框架中。而电影的所有编排都是在这个框架下进行的,所以我们看到宋佑硕在电影前半部分被塑造成了一个市井小民。先是因为自己学历低而自卑,做了别的律师不屑做的不动产律师。赚了钱以后沾染了令人厌恶的暴发户气质,以为拥有了钱就拥有了一切。在所有人面前趾高气扬,并出言中伤学生运动。而到了影片的后半部分,他又变成了追求自由公平正义的律师。别的律师跟他讲策略他偏不,一定要为学生们争取到无罪释放。仔细想想,后半部分的宋佑硕跟前半部分的宋佑硕还是一个人吗?我看不是,前半部分的就是一个懂明哲保身讲策略的人,而到了后面突然就不畏强权,一点策略都不讲。这不仅是一个观念上的转变,还有行为模式上的转变。但一个人观念的转变并不会带来行为模式的转变。

历史老师在讲中国史的时候反复跟我说“资产阶级的软弱性”换做通俗一点的说法就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有资产的人一定不想失去他已经拥有的一切,这是人之常情。那怎么能让穿鞋的也变成无畏的抗争者呢?答案是把他的鞋拿走。那样他就变成一个光脚的人,没有了财产自然也会变得无所顾忌。

而影片中的宋佑硕生活正顺风顺水,自己还刚刚接到了大公司的委托。正一步一步走上自己的人生巅峰,他就为了一个大妈的儿子就要抛弃自己的一切?这说不通,因为这根本就不值得。再加上电影里的宋佑硕还是个爱家的人,那么为了家庭他就更不应该这样做了。这一系列问题的产生全是导演的选择造成的。

他想要突出宋佑硕的成长,被自由精神的感召。可他没有考虑过全局,最后呈现的结果就是:不仅宋佑硕的转变没搞清楚,还把这一过程玩出了裙带关系的味道。因为按照影片的逻辑,如果被抓进去的不是大妈的儿子,那么他也就不会走上后面为学生辩护的道路了。大妈与宋佑硕的关系在其中还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本片导演杨宇硕在采访中提到,他在卢武铉风光无限的八十年代就开始想要制作一部关于卢武铉的电影,而到电影构思基本成型之后,卢武铉又当上总统了。他不想被观众当做歌功颂德的亲政府导演,就一直把项目搁置到了现在。说实话,我实在佩服导演睁眼说瞎话的能力。这部电影要是在卢武铉当总统的时候拍我估计他会因为抹黑总统而遭到民众唾弃。

本文由www.602.net发布于www.602.net,转载请注明出处:当遗忘成为一种习惯,直白并不代表深刻

关键词: www.602.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