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602.net > www.602.net > 我只能当两三年的萝莉

我只能当两三年的萝莉

文章作者:www.602.net 上传时间:2019-09-11

       几天前,我看到有人的豆瓣签名说:“我也就只能再当两三年的小萝莉了,而你却能一直扮大叔,很久很久……”

   看这部片子很多时候我都完全可以说是感同身受。可能经历过应试教育的我们这一代,要理解Jenny初遇有钱大叔时好奇又兴奋的心情是完全不困难的。就像Jenny自己说的“愚蠢的小女孩总被迷人的大叔诱惑”,更何况这位迷人的大叔有钱到可以满足Jenny一切曾经无法满足的要求。
   但是在认清大叔的面貌之前,他说的很多话都是正戳中我们这批读书学子的心声。
   “如果我们在毕业的那一刻死去难道不是毕业前经历的一切更重要吗?”---难道不是吗?学习就是hard and boring..!而我们的生活在经历了困难无趣的学习之后,依然会变的非常无聊,至少我现在的状况就是。
   但是"The life I want, there's no shortcut",处在人生坎坷中的我,看了这部片子,真的被老套的激励了,生活需要知识,生活需要知识来变得更美好,所以即使现在我工作了,我也相信我可以通过继续学习来让自己更好。

    当时我哑然失笑,一笑而过,现在却突然想起了,这个我不认识的可怜的小萝莉,并且非常想告诉她:这样不是很好吗?你可以不用再当小萝莉了,也许两三年以后,到那时你可以当你想当的任何人,去你想去的任何地方,大叔却还只能留在那儿扮大叔,很久很久。

片中有几处戳泪点:
1.父亲说他们听收音机听到C.S. Lewis在1945年搬去了剑桥。
2.Jenny向老师寻求帮助,老师说“我等这句话等了很久”
3.牛津通知书

    一个小时前,我看完了这部名为《AN EDUCATION》的英国电影,然后打开冰箱,用里面剩下的不多的蔬菜做了一个“综合沙拉棒”当晚餐吃掉,然后收拾碗碟,清洗洗碗池,突然间,我觉得很伤感,那感觉,就像今天,一个世界杯期间却没有球赛的日子,怅然若失的万劫不复了。

我几乎对于英国电影完全没有抵抗力,无论是画面色调,还是人物造型以及发音强调,我都爱的一塌糊涂,Carey Mulligan必定是我近两年最喜欢的英国女星,可爱又不失大气,期待她后期的新作。

    Jenny Milligan是一个十六岁的中学女生,在某郡一所严苛的女校上学,并且即将面临高考。当时应该是50年代末60年代初的英国吧,那里的空气很沉闷,一如都伯林阴霾的天色,二战的硝烟刚刚散去,资产阶级们正在审慎的反思着历史,生活在保守,充满清规戒律的压抑中,离嬉皮士运动以及随后的文化革命尚有几年时间,似乎没什么值得兴奋的事情了。一个女孩子,所谓的人生选择不多,考上牛津或者找个靠谱的男人嫁了。可就在那时,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发生了,不过也许若干年过去,这件事只能被当做一个小插曲,没错,一个小插曲,我们的一生中经历过无数次的这样那样的小插曲,这次,只是其中之一,发生了一些初恋,邂逅,浪漫的旅行,音乐会,牛津大学的草坪,巴黎塞纳河边的夕阳,以及求婚,失去一些宝贵的东西,又找到了另外一些等等的小破事,无非如此。虽然当时,我们都觉得它就是生命的全部。

    忘了多少天之前,我陪一个女孩子渡过了她19岁的最后一天,我记得她告诉我,她正好是午夜时分出生的。我们坐在LUSH酒吧的沙发里,看着不停打着哈欠的waiter们,直到天光微亮。那天有点儿热,她喝着冰水,并且把冰块捞出来,塞进嘴里嘎巴嘎巴的嚼着,大笑的时候差点儿把冰碴喷到我脸上,我微笑的看着她模仿各种各样她遇见的怪人,一小口一小口的喝完了两听可乐。从“光合作用”里走出来的时候应该刚刚过了五点,我们站在空旷的五道口的大街上,一起欣赏着清晨五点钟的五道口,我曾经无比熟悉的这个地方,此时像个惨遭一整晚蹂躏的慰安妇,脂粉凌乱,脸上挂着屈辱的泪痕,在不时惊扰的噩梦中浅浅睡去,地上满是白色的垃圾,空酒瓶,呕吐物,塑料袋在墙角飞旋,树上的彩灯熄灭了一半,烧烤架里的焦炭还冒着青烟,就连乞讨者都收工了,缩在随便哪个角落里打着瞌睡。狂欢过后的萧瑟,这是一天之中五道口最安静的时刻,我们不约而同的低声说道:What a fucking crazy world!

        忘了多少天之后,就像我们说过的,我们会彼此相忘于江湖,也像Jenny早晚也会忘了那个叫做大卫的男人的。因为他毕竟只是一个叫做大卫的普通大叔,而不是贝克汉姆。或者,我想,我们至少可以假装忘掉,这个并不难,就像片尾的时候Jenny假装忘记了她曾经来过巴黎一样。记忆是选择性的,忘却亦然。Jenny是个聪明且漂亮的十六岁女孩,独立,自省,很有主意,自以为是的直冒泡,但她生活在一个典型的传统到近乎刻板的英国小中产阶级家庭,老爸是个斤斤计较,絮絮叨叨毫无温情可言的猥琐老男人,他也许也希望自己有个儿子吧。在认识大卫之前,她的生活很幸福,所有的幸福都是缘于没有选择,学好拉丁文,考上牛津,成为有文凭有素质有见地的闪闪发亮的社会新女性,然后,然后干什么呢,她们都不知道,或者也是假装不知道吧,丢掉自己的名字把它改成Mrs.what,或者当弗吉尼亚.伍尔芙,或者简.奥斯丁……

    我又恍惚了,于是关掉电脑,找出一只英伦古典风的骨瓷茶杯,烧开水泡了一杯英式下午茶喝,呵呵,其实就是立顿红茶加一片新奇士柠檬,茶点是深海潜水鱼送我的黑糖饼干。我看了看表,已过了十二点,那个90后女孩被剪断脐带的一瞬间,也是,差不多英国人在喝下午茶的点儿。不错,踢世界杯却没有比赛的日子真是难熬啊,我刚才随便看了几篇豆瓣上,关于这部电影的影评,几乎全是fucking bullshit,气得我直想骂人,“大叔控的女孩子该明白的,生活没有捷径”,“女主角所受到的教训,是让她看到了成人世界的虚伪与背叛”——我得说,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或者比Jenny大上几岁十几岁甚至几十岁的女孩子们,绝大多数还不如她通情达理,脑子一律不好使,根本连部类型片的电影都看不懂,而且还爱发表观感,谈论人生,她们自己的人生过得跟垃圾一样,才会像我一样半夜不睡觉,上来谈电影,没错,我也一样,间歇性脑残,但是她们,也许,永远不会脑残,因为没有脑子的人无法脑残。

本文由www.602.net发布于www.602.net,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只能当两三年的萝莉

关键词: www.602.net